FC2ブログ

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ミ★ 半途而废不过还是贴一下

3月1日的SXS 我一时兴起想做字幕
然后想到字幕的恐怖性 我退居翻译
再听着觉得还算理解 不过不想还是被里面某些人的说话速度打倒+说话时间有40分钟 我暂定先半途而废地翻到23分钟 后面看情况= =

有几个地方真的听不懂- - 我继续联系上下文瞎猜了

NAKAI> 又到了本周bistro的时间 今晚的嘉宾是首次来到SXS 有请...
吉田> 晚上好 初次见面 我们是 色美乃滋
小衫> 还没还没还没还没 还没轮到你说呀
吉田> 不好意思
NAKAI> 你们俩的声音今天都有点大嘛
吉田> 是啊 正好现在在声音的大小上有点迷茫 没用上最佳音量实在是对不起
NAKAI> 好吧 请二位就坐
吉田> 等一下 这里的氧气是不是过于充足了?
NAKAI> 没有的事
1998年组成的色美乃滋组合
由吉田(敬)负责装傻 小衫(龙一)负责吐槽
在2005年第五届M-1大奖赛中获取优胜
对于中伤之言的反击 被评价为“一旦出击就出乎需求地响亮”
是得到了专业级搞笑艺人们高度评价的实力搞笑艺人 NAKAI> 感觉有点怪怪的吧
吉田> 尽管我们看起来这副样子 个人觉得还是知道自己有几两重的 客观地看 来参加BISTRO SMAP 还稍显早了点啊
小衫> 没啦 没这回事啦
NAKAI> 是啊 没这回事啦
小衫> 没这回事吧
NAKAI> 没这回事啦 没的啦
吉田> 真的吗?
NAKAI> 请再自信一点嘛
吉田> 可是 之前我们与泉pinko桑擦肩而过时 被抛下一句“终于到了SXS会叫来的艺人的水平了啊”
NAKAI> 没这回事啦
小衫> (离开演)还有五分钟的时候 真的 被这么说
吉田> 表现得就像是请了我们太好了似的
NAKAI> 啊 不过是真的哦 你们能来 哇 色美乃滋啊 能来真好呀 请多关照
吉田&小衫> 拜托了
NAKAI> 那么难得你们来BISTRO 至今没吃过的料理这类的 应该有吧
吉田> 是啊
小衫> 果然。。
NAKAI> 果然是。。??
小衫> 果然呢
NAKAI> 请说
吉田> 那我们喊预备一起
吉田&小衫> 一二、肉料理!!
小衫> 呀 气氛高涨起来了呢 厨房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不?
NAKAI> 都做了10多年了 就让做个肉料理啊?
吉田> 中居桑 做烤肉也OK的!
小衫> 不 不 不 为啥我们非得在BISTRO SMAP里这样子吃肉不可啊?这不是很怪异么
NAKAI> 说到肉料理的话。。。
小衫> 说到肉料理 我们还处于想要大块吃肉的世代嘛
NAKAI> 是哦 那就点从未吃到过的肉料理吧
小衫> 啊 拜托了
NAKAI> 好 明白了 那么 ORDER——肉料理
4位厨师> 好!
NAKAI> 请多关照
吉田&小衫> 请多关照
NAKAI> 和平时的感觉不同吧
吉田> 这可以说是我们一直憧憬 从很久前就开始想上的节目
NAKAI> 没这么厉害啦
小衫> 就是这样没错
NAKAI> 类型完全不同不是吗
吉田> 说真的 能够上这个节目 让我的搭档减寿20年也在所不惜
小衫> 等下 为啥为了到这里来 非让我减寿20年不可呀? 再怎么样也是我们一人减10年么 凭啥非让我一个人减寿20年不可呀
NAKAI> 你们俩的关系很好吧
小衫> 每次和人见面我们俩都会被这么说
吉田> 不过的确 比如我在恋爱中的时候 发短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时会有点拿捏不好
NAKAI> 比如怎样告白才好这类的是吧
吉田> 对 我就会把短信打好以后给他看“你觉得如何”
NAKAI> 什么?
小衫> 我会看
NAKAI> 这种不是你们的相声段子?
吉田> 不是
小衫> 呀 (他会告诉我)“这个是不是爱心(符号)多了一个呢”
吉田> 爱心太多了哦
小衫> 多了 多了 原来爱心太多啊..
NAKAI> 为什么会这样好
吉田> 我们老在各种鸡毛蒜皮上争吵 于是互相的羁绊就此深厚起来
NAKAI> 吵点什么比较多?关于搞笑创作这类?
吉田> 这家伙老爱装帅 我对于这点经常气不打一处来
小衫> 没装啦 哪门子帅啊 你 你干嘛要在这里说这事 多羞人 我说真的啊 火大的话你来之前就说掉不好么 别把这种话题带到SXS里来么
吉田> 他对英俊的憧憬非常厉害哟
NAKAI> 这点爱美之心人皆有 对吧 这不是蛮好嘛
小衫> 是吧
吉田> 作为一个搞笑艺人 如此露骨地被人知道自己憧憬谁 到底有啥好啊
NAKAI> 顺带一提...
吉田> 以前中居桑 有过“呼”地吹前发的动作吧
NAKAI> 恩 呼呼吹前发 做过
吉田> 这家伙悠闲地把这动作占为己有了 当时 毛发还茂盛地中分的那个时候 “呼、呼、呼、呼”地吹啊吹 你看看 这就是吹太猛的结果
小衫> 瞎扯 怎么可能因为吹气太猛把前发都吹光啊 你这家伙
吉田> 现在这家伙再吹 只会把自己吹感冒
小衫> 可能感冒么? 凭啥因为头发少 吹口气我就得感冒啊 我脑子里的东西和别人不同么 你这家伙
吉田> 他对木村桑也非常仰慕 对连续剧里木村桑的说话方式的模仿也让我怒啊 有一回 在休息室里 我在聊着“完全不受欢迎啊”这类的话的时候 他用比我了不起那么一丁点的态度和我说着“哎?是嘛” 我说着“完全没女人缘”时候 正好有女孩子给他打电话 他拿着手机用“你没有可是我有女性朋友”的感觉接起来 “哦 是吗”“噢 真的么”“啊 是吗”
NAKAI> 加入了点演技啊
吉田> 是啊 “实说了 我12点左右在” 这家伙 干嘛要用木村桑的口吻讲话!
NAKAI> 那是什么样的自尊嘛
小衫> 就是没办法随便说说嘛
吉田> 然后我听到听筒那边漏出来女孩子的声音 在问他“咦?你是不是喝醉了”
小衫> 所以说是没办法
吉田> 过度地装帅
NAKAI> 嘛 20岁的时候都这样吧
小衫> 不 真的是没办法 我曾经拿着撕下来的彩页 拿着木村桑的彩页去理发店给理发师看
NAKAI> 向理发师要求 给我烫这样的头
小衫> 嗯 请给我烫这样的头
吉田> 我去他家 冰箱上不是有块板么 很厉害地 在那里贴着木村桑的照片和他自己的照片
小衫> 中居桑 请称我为痴情汉子
NAKAI> 反过来 你对他又有哪些不满?
小衫> 他真的是非常的精打细算 对什么事情都很小气
NAKAI> 哦 比如说?
小衫> 不是会一起去餐厅嘛 为了商量演出用的搞笑段子 那时候这家伙就会把门推开
NAKAI> 嗯
小衫> 一进门就这样 那我就从一旁直接进去了
NAKAI> 是啊”
小衫> 就这么来回了三四次 他找我说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心安理得地从我打开的门边溜过?” 什么?
NAKAI> 为什么这么说 发生了什么事
小衫> “尽管是我开的门 这也是想着你也能接着让门开着才去开的 你干嘛要利用我的卡路里进门” 我真是满心问号
吉田> 打开门 付出卡路里的可是我哎 又不至于要我打开后关上 你再开一次 起码我开的时候你让我看看你这么用手撑一下做出的样子也好啊
小衫> 你听得懂他说什么吗
NAKAI> 有点 我有点不能理解啊
吉田> 真的假的?
NAKAI> 什么意思?是觉得浪费了卡路里?
吉田> 不 是你要向我谢恩 就是一推 自己把门打开的时候 后面的人就顺便进门了 等等,喂、喂,你等一下 推门用卡路里的不就只有我一个人么 所以说在这里手撑一下 就只是做一下“我也有好好在这里帮忙”的动作给我看也好啊
小衫> 更加听不懂了吧?
NAKAI> 更加听不懂了
吉田> 这种时候他可就是不肯动啊
小衫> 还有啊 比如出租车这些的
NAKAI> 会一起坐吧
小衫> 一起坐着移动 他和我说 以后能不能别在出租车后座并排坐了?工作的时候就老是并排的 我们要不前后坐吧?
NAKAI> 就是说一个坐助手席 一个坐后座
小衫> 我坐在助手席 这家伙一个人坐在后座
NAKAI> 为什么啊 就忍受不了工作以外坐在一起么 又不是说出租车里太小坐不下。。。
吉田> 出租车的后座脚下正中间不是有个鼓起来的地方吗 这家伙就也不和我打个招呼 每次都把脚横在那上面 呀 给我等等 这个凸起我也想拿来靠脚啊
小衫> 这也是这天随便谁想靠就靠的呀 又没人规定那是用来靠脚的 我就这么一直靠着 有一天 他问我你到底是怎么想想的可以一直把腿靠在那上面
吉田> 我是想到小衫大概也会想要靠吧 就从一开始都没用过那块凸起 不如两个人都忍着不用就是了 这家伙可是什么都不想 “啊 吉田不靠啊 那就我来靠吧” 都变成了这家伙的凸起了
小衫> 这不行么?今天是我的凸起 明天是你的 我们是一个组合的 谁想用就自由地去用嘛 然后他说“那你就坐到前面去!” 我就坐到了前面 我坐到了助手席哦!
NAKAI> 助手席很挤吧 出租车的助手席...
小衫> 出租车的助手席 你坐过没?
NAKAI> 没坐过
小衫> 那里就像是司机的家一样!! 后面是乘客坐的位置 在那前面就是司机的家
吉田> 家是从何说起
小衫> 你不知道 助手席上可是严重充满了司机的生活味道啊 我的这边可是堆满了水啊便当啊这类东西 然后呢 也就不管我有多难受了 不是就这么一起移动了嘛 你说他跟我一起坐到下车不就好了么 到达现场的10米前 这家伙竟然说着自己要去买点东西 直接下车了 你见过出租车后面空无一人 前面坐个我这样的大叔么?
吉田> 不过 中居桑 我想受受表扬的是 因为那个凸起 我才让小衫坐到前面去的嘛 然后后面现在都只有我一个人 随便怎么用那个凸起都可以了不是么 但是我可是一次都没去靠过哦!!
小衫> 谁管你啊!你这种地方通过数字挺胸承认有啥意思?
吉田> 不不 这也是说明我有深思熟虑到这一步嘛
NAKAI> 这样说这话的你们真的是关系很好呀
小衫> 中居桑 能不能请不要再这么说呀?
NAKAI> 什么?
小衫> 能不能请你不要微笑着说我们关系很好呀?
NAKAI> 你们有没有感到自己和别的搞笑艺人组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吉田> 一般随便哪个组合 都起码有一个人是比较有男人气概的吧
NAKAI> 啊 是啊 像チュートリアル、オリエンタルラジオ这些前辈后辈大家好像都这样哦
吉田> 没错 我们这边是 完全的精英缺失 不过在组成组合的那时候 他怎么也还算个帅哥
NAKAI> 咦 几年前的时候?
吉田> 15年前左右吧
NAKAI> 15年前左右
吉田> 比现在瘦多了吧
小衫> 是啊大概比现在瘦20公斤的样子
NAKAI> 哎??
吉田> 因为看起来还蛮帅的吧 就去邀请他来和我组合 结果他渐渐就肥了 渐渐头发中分的分界部分也越来越宽 那时候真的吓到我了 一般中分的话大概分界线有铅笔粗 突然一次在家庭餐馆讨论段子的时候看了一眼 有放アメリカドッ君(一种香肠外面裹面粉以后油炸出来的食物)的地方一样宽...
小衫> 你瞎胡说什么?放アメリカドッ君的地方那样子的分界 在这世界上哪里有啊 什么玩意啊?放アメリカドッ君的地方...
吉田> 就是说 宽得都已经让人有把アメリカドッ君放上去的冲动了
小衫> 没那么宽啦 没那么宽 没那么宽啦
吉田> 咦 你...
NAKAI> 都已经这样了?
吉田> 嗯嗯 我就问他 “这 你以后准备怎么办啊” 他说“你要是敢告诉别人信不信我杀了你”
NAKAI> 不过现在你们分别是 毛发稀少 和 脸上疙疙瘩瘩 的定位了 当时的话 二位要把这些作为搞笑段子 还是有些不爽的吧
小衫> 的确心中很不情愿过呢 毕竟我一直尽力隐藏着
NAKAI> 头发变稀少了这点 其实以前吉田连私下里也都不提起
小衫> 不想谈论这事 所以瞒着
NAKAI> 那 是为什么...
吉田> 我说了可是会被杀掉的呀 这家伙有练空手道 还是蛮强的 我也有点怕怕 这家伙 用那么无感情的调调来说我的疙疙瘩瘩的中伤手法 让我开始觉得他人还是蛮不错的 那时候还有一件背叛我的事情
小衫> 哈??
吉田> 一个什么节目的调查里问到 要是能重生 你想要秃顶 还是变得疙疙瘩瘩
小衫> 很过分的调查吧
NAKAI> 这样的问题啊?
吉田> 是啊 于是我就写上了“秃顶” 要是有下辈子的话 看看这家伙写的 他也写的是“秃顶” 你果然是觉得自己好过我啊!!
小衫> 不、不 这时候嘛 我是在想既然是自己的东西 就自己背负下去好了 结果看到他要换成秃顶也吓了一跳呢
吉田> 明显是觉得我这边的十字架比较重才这样的
小衫> 被他说了也是没办法 可是偶尔我就是普通地路上走走 会被人从二楼的窗子看下来见到我头顶就说“哇!是小衫呀” 不是从脸认 而是从头顶来认哎 这点是最最悲哀的
NAKAI> 你们私下在一起的时候会说起吗?“你最近那啥了”这类
吉田> 比如说对着这家伙“你确实是毛发减少了呢”这样子是会说的 夏天蚊子会毫不犹豫地叮到这里 那种时候我就会说“喂 你这里有蚊子停着”
小衫> 就像把这里当作膝盖似地这么说 有点不爽呢
吉田> 我呢 是戴着棒球帽和墨镜 还有口罩 但是光是看这部分 也会被认出来“是吉田啊!”
NAKAI> 好 我们去下面吧!
GORO&SHINGO> 做好啦!
NAKAI> 请到这边 和香取君的话 嘛 iitomo这些的地方都有合作 和稻垣君...
GORO> 和我没什么呢
NAKAI> 年纪上是...
GORO> 同年的
小衫> 我是昭和47年出生的
NAKAI> 年纪一样吧
GORO> 在这里就我们三个呢~ 一样的呢~~
小衫> 突然就用这样的感觉来了啊
吉田> 所以说稻垣桑也算是吉田一代呢
GORO> 吉田一代?
小衫>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口气讲话?说什么吉田一代啊
吉田> 还有ICHIRO选手等等
小衫> 那就是ICHIRO一代呀 怎么想都应该是ICHIRO一代吧
SHINGO> 色美乃滋桑能来太难得了
小衫> 咦?
SHINGO> 我最近真的非常喜欢你们 有人是从一开始就喜欢的 可我稍微早一点的时候还觉得没啥...
小衫> 你给我等等!原来你是用这样的心情在(IITOMO的)现场直播和我们共事的啊!!
SHINGO> 不 最近真的是非常喜欢 看着电视节目 觉得小衫超有趣啊
小衫> 小衫超有趣 这...
SHINGO> 还有 今天吉田也还是很有趣这类的
小衫> 我听了这些实在很高兴可是那一开始的几句话对我们来说到底算是啥?
SHINGO> 从很早就觉得你们蛮厉害的 对我来说却完全没什么共鸣点啊
小衫> 喂 喂 天真烂漫也得有个限度吧 他到底在说点什么啊
SHINGO> 最近 最近真的是非常喜欢 “HI-HA-”尤其喜欢 快说句“HI-HA-”
小衫> 怎么这样强迫说啊??
SHINGO> 我想看看本人的表演 说“HI-HA-”
小衫> HI-HA- 呀 我就知道会这样
吉田> 那可是要在感情高涨的时候才发出的“HI-HA-”呀
小衫> 尽管我有要说的打算 可是还想等到感情高涨的时候说 却用这样的感觉来?
NAKAI> 做什么都能靠得住呢
小衫> 可是 刚才用那样的感觉...我还一直兴奋地考虑要什么时候来说这句话 不想竟会是会如此说出来的“HI-HA-”啊
NAKAI> 有自己预先打算过吧 要在吃了东西以后 赞赏的时候说...
小衫> 比如在吃的时候 这类的 就是不知道会在这样的情况下 背后被“咚”地一把推 然后说出“HI-HA-”
吉田> 被强迫着
吉田> 被强迫说了
NAKAI> 和草剪君呢
TSUYOSHI> 嘛 HI-HA-的二位真的很有趣
小衫> 我们可不是HI-HA-的人
吉田> 我和HI-HA-可毫无关系
NAKAI> 你不也能说嘛
GORO> 想看 说说看
NAKAI> hihahiha
吉田> HI~HA---
小衫> 你也说得太差了吧 声音也太糙了
吉田> 我声音就是如此无穿透力
TSUYOSHI> 我也非常喜欢你们
吉田> 真的呀
TSUYOSHI> 是啊 尽管是不同的节目 在那节目里总是帮助我
小衫> 那时候一起演出过
TSUYOSHI> 人很和善啊
小衫> 和善??
TSUYOSHI> 那个...
小衫> 在这阵势下 你觉得我们有和善的瞬间么
TSUYOSHI> 非常地和善
小衫> 和善? 我们有空下来聊过天么?
SHINGO> 基本上应该没有吧
TSUYOSHI> 能那么地 怎么说呢 吐槽吐得没有怒气 是不毒辣 不毒辣
小衫> 吐槽吐得没有怒气? 坏了坏了
吉田> 是不是说你没吐槽的本事?
NAKAI> 吐槽不够毒辣岂不是完了?
TSUYOSHI> 不会让人往心里去 很和气 非常和善
NAKAI> 就是觉得你们是个和气的组合
小衫> 啊 你是想说这个啊 刚才夹杂着 听到了没怒气的吐槽这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SHINGO> 那是最有问题的发言呢
TSUYOSHI> “哗”的感觉
小衫> “哗”的感觉?? 那不是很散??
TSUYOSHI> 是好意义上的 好意义上的
小衫> 好意义的?
吉田> 啊 治愈系的?
TSUYOSHI> 是的 是的 是的
TAKUYA> 刚才你就这么含糊了事地说 是的 是的
TSUYOSHI> 是的 是的
NAKAI> 那么你们与木村君...
小衫> 完全的初次见面
吉田> 完全的初次见面
TAKUYA> 初次见面
吉田> 初次见面
小衫> 果然呢..
SHINGO> 怎么感觉和对待我们几个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啊
NAKAI> 哇 这是差别对待啊
小衫> 没 没这回事
NAKAI> 对我是“中居桑 早哦!”这样的啊 这可不一样呢
小衫> 没这回事啦
NAKAI> 那是什么 和对香取桑的态度也不同 到底怎么回事
吉田> 那个 自己内心中 那个怎么说呢 大概有个百分之零点几的同性爱的部分就此惊醒的感觉?
小衫> 给我住嘴! 呆子 震到了哪根筋了啊
NAKAI> 彻彻底底的初对面吗?
吉田> 是的呢
NAKAI> 没有见过一次?
吉田> 没见到过
小衫> 见到会动的 是第一回
NAKAI> 在此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借此机会做个自我介绍
小衫> 初次见面 我是色美乃滋的小衫 最近 说“HI-HA-”就会变开心
SHINGO> HI- HA-!
小衫> 住嘴!这么突然!!突然这样干啥啊??怎么这么突然。。。在我的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出如此好的“HI-HA-”。。。嘛就是这样的感觉 请多关照
吉田> 初次见面 我是色美乃滋的吉田 那个 不好意思 我看起来这么不咋地 弄污了木村桑的眼睛
NAKAI> 真是非常的在意啊。。
吉田> 那个。。。出现在你的眼中 实在是对不起
小衫> 要不要这么过分卑怯啊 你这家伙
吉田> 对不起 用如此污秽的语言振动了木村桑的鼓膜 对不起啊
小衫> 你注意的地方也太错位了吧 话说你也太阿谀奉承了
吉田> 下次相会的时候 我一定把右边大牙的那个假牙好好地装上去
小衫> 鬼才在乎你这个 说什么什么大牙是假牙
NAKAI> 木村君 怎么样
TAKUYA> 二位在电视画面中出现的时候 我就不会换台
SHINGO> HI- HA-!
小衫> 别这样啦!这是干什么啊在我们这么感动的时刻!!别再这样了啦
TAKUYA> 据我所知GACKT桑非常地喜欢二位 我对你们的喜爱大概和GACKT桑的程度差不多
NAKAI> 接下去就是telephone了(IITOMO的这个环节)
吉田> 之前能出现(在IITOMO telephone的环节) 就是因为GACKT桑的介绍
NAKAI> 那木村和GACKT对你们的喜爱程度几乎差不多的话 接下去请的朋友...
吉田> 真的假的?
NAKAI> 要叫谁来呢?
吉田> 可以吗??
NAKAI> 哦 就叫那位吧?
吉田> 草剪桑我们可以叫你来吗??
TSUYOSHI> HI-HA-!!
小衫> 突然又干嘛??!!真的谢谢你了
吉田> 对不起啊 刚才我说了奇怪的话 我在想应该设法搞点笑果比较好吧 就这样...
TSUYOSHI> 为什么我说了“HI-HA-”却好像是我失误了一样
吉田> 对不起 那都是我的错
小衫> 他的错啦
吉田> 晚点请让我去休息室正式向你道歉!
省略介绍部分
小衫> 哇 这个好厉害呀
TSUYOSHI> 这个叫做“水煮牛肉” 是四川的料理
小衫> 我开动了
吉田> 我开动了
TSUYOSHI> 尽管是头一次做 在四川这是很流行的料理 里面有很多蔬菜 木耳 豆类 芹菜 还有柚子皮
小衫> 哇 柚子(的味道)好厉害呢 这个好好吃 肉很软味道又很浓厚 因为这个柚子的关系 一下子有了清凉感啊
吉田> 这个已经越过了“好吃”了呢
TAKUYA> 越过了“好吃”
吉田> 是好搓~
小衫> 谁听得懂啊?“好搓”算是啥
吉田> 好搓!
NAKAI> 你吐槽得好迅速
小衫> 说我吐槽得好迅速...这种过失能放过么 中居桑
NAKAI> 你喜欢吐槽吧
TSUYOSHI> 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去吐槽的
小衫> 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啊?
NAKAI> 为什么要去吐槽?
小衫> 为什么要去吐槽?对这样的语句怒上心头而已呀
TSUYOSHI> 是你父亲说过让你“去吐槽”的吗?
小衫> 什么啊?这算是什么教育方式?
TSUYOSHI> “你就只能去吐槽了”地说
小衫> 就让我去吐槽 怎么想都不正常吧
NAKAI> 为什么要去一一补足?
小衫> 一一补足?
NAKAI> 为什么要去一句一句补足?
小衫> 我并不是一定要去补足 而是说着说着就自然地去补上了
TSUYOSHI> 总有个契机吧 “啊!原来我适合去吐槽啊” 这样的自我是何时觉醒的
小衫> 要说自我觉醒的话 估计是小学六年级的样子吧...
TSUYOSHI> 是吗?
小衫> 干嘛让我说出这些话呀??!!
吉田> 所以说绝对不是因为爸爸说了“去吐槽”而做的 主要因为 不好意思 那时候他爸爸已经离婚了 就不要再提了
小衫> 你不说就万事大吉了 我也根本没受什么打击 没事哦
GORO> 被吐槽就会被 拍脑袋呢 不疼么?
吉田> 疼啊
NAKAI> 那不如不要吐算了
小衫> 哈??你们为什么站到这家伙那一边啊?是他说出奇怪的话的呀
NAKAI> 我是说拍脑袋不太好嘛 突然间挨打一定很难受吧
小衫> 为什么我会被你们凶啊??? 啊 好痛!!你干嘛??
NAKAI> 疼吧??
小衫> 可不能这样啊!
NAKAI> 疼么?
小衫> 疼的呀
吉田> 这家伙至今为止10几年的吐槽要是聚合成一记 那就是浅间山庄的铁球一般啊(历史事件里面用铁球破坏过那里的建筑)
小衫> 没有的事 没啦!
GORO> 铁球呢!!
小衫> 你干嘛要积攒起来算 呆子
NAKAI> 汗又加了 干嘛要积攒起来啊
小衫> 又加了...不啦我就是这么想着 要是什么事也没有的话 我是准备乖乖地吃了饭就走人的 都是因为周围的大家都不断说我 才会变成这样子
NAKAI> 你看你 上火得这么快
小衫> 让我发火的都是谁啊???!!
NAKAI> 在电视上不要发火嘛!

タグ : 木村拓哉

コメント

No title

你真的好有热情啊>o<

No title

热情燃烧了一半hoho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我是小KA 請多關照~

KA

2008~开始再一次的征程~
勤劳 勇敢 HC 扭过无悔的人生

ミ★ +青い春+
ミ★ +趣味津々+

木村拓哉  水嶋ヒロ 横山 品川祐 山P ダウンタウン wentz 東方神起 娘。 さまぁ~ず 

↑点击可见全部相关文章↑
ミ★ +だらだら+
ミ★ +ラブラブ+
▲留言如果被禁止,请删除留言时地址栏里面的网址以后再TRY一次~~hoho ><
ミ★ ~~咻~~
ミ★ +bo內搜索+
ミ★ +訂閱RSS+
ミ★ ブロとも申請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ミ★ ブロとも一覧

Sleeping Child

~迷色~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